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平安舟山网 > 要闻 > 正文
从陆地到海上,“枫桥经验”在舟山落地生根

  纪念毛泽东同志批示学习推广“枫桥经验”55周年暨习近平总书记指示坚持发展“枫桥经验”15周年大会近日在绍兴召开。

微信图片_20181122141844.jpg

  在舟山,“枫桥经验”从陆地嫁接到了海上,“海上枫桥”在这里实践升级。同时,通过全科网格、“互联网+”、社会心理服务体系等手段,努力破解社会治理难题,不断推进基层治理长效机制建设,加快新时代“枫桥经验”在舟山落地生根。

  什么是“枫桥经验”?

  55年前,浙江省诸暨枫桥干部群众创造了“发动和依靠群众,坚持矛盾不上交,就地解决,实现捕人少、治安好”的“枫桥经验”。1963年11月,毛泽东同志作出批示,要“各地效仿,经过试点,推广去做”,“枫桥经验”就此从浙江走向全国。

  55年来,“枫桥经验”展现出历久弥新的魅力,成为全国政法综治战线一面高高飘扬的旗帜。特别是党的十八大以来,各地区各有关部门积极探索社会治理新思路新举措,推动“枫桥经验”从地方精致的“盆景”上升为全国精彩的“风景”,从社会治理领域扩展到经济、政治、文化、社会、生态等领域,我国社会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迈上新台阶。

  “枫桥经验”是不断创新并被时代赋予新要求、新方法的。

  打造“海上枫桥”升级版

  苍茫的大海上,一旦发生人员与船只纠纷,该如何及时化解?普陀在我市首创的“3+4”海上治安管理机制,便是一个样板。

  近年来,由于“船多鱼少”的矛盾日益突出,每到冬汛捕捞旺季,浙北渔场常会发生因争夺捕捞区域、渔船碰撞等引发的治安事件。  

微信图片_20181122141854.jpg

  去年9月底,浙北渔场就发生了一件跨地区群体性渔事纠纷事件。得到消息后,当地海警与公安、海事、渔业等涉海执法单位组建联合应急处置小组,迅速赶赴事发海区,劝阻渔民保持理智。经过一昼夜的努力,双方同意回港后协商解决渔事纠纷。      

  从过去的“五龙治海”到现在的协作共管,得益于当地首创的“3+4”海上治安管理机制。普陀区委政法委相关人士说,过去,海上执法各自为政,不能形成合力。      

  为此,当地建立了海上“一警一员一艇、联席、联勤、联调、联同”的“3+4”治安管控工作机制,以区海洋与渔业局为龙头,以公安、海警、边防、港航、海事等涉海执法部门为主力,组成海上联合执法船队,加强重点港岙口、航道锚泊点、纠纷多发海域、治安乱点部位等的巡查,形成了海、陆、空一体化的立体快速处警网络。       

  作为渔业大市,海上矛盾纠纷化解一直是我市“平安渔场”建设的一项重要内容。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我市就将“枫桥经验”运用到海上,开始探索“海上枫桥”经验。“海上枫桥”经验分别在全国纪念“枫桥经验”50周年和全省综治创新会议上被确定为典型案例。

微信图片_20181122141858.jpg

  近年来,我市积极推动海上打防合力、平台建设、基层基础提档升级,大力实施涉海人员服务管理、涉海矛盾纠纷预防和化解、海上安全管理、党建引领海上共建共治共享等四大建设体系升级,力求打造“海上枫桥”升级版。

  通过人防技防结合,依靠多种手段管控渔船,实现海上安全事故可防、可控。建成三级监控中心、配好船载设备终端、在全国率先建成渔船安全救助信息系统,有效提升了海上“120”紧急救助能力。

  依靠专群结合化解海上纠纷,实现矛盾纠纷就地化解、不上交。舟山已经与省内外渔区160个村、7500艘船结成友好对子,并建立海事渔事纠纷调处协作机制。

微信图片_20181122141902.jpg

  通过部门协作,依靠专门力量打击海上违法犯罪。建立完善“海上110”社会联动机制,严厉打击海上违法犯罪活动,持续优化海上治安环境。 

  通过群防群治,依靠渔区群众自治自管,实现海上平安人人参与、人人共享。打造“海上老娘舅”“瀛洲红帆”等品牌,组建“东海渔嫂”等自治队伍,引导广大渔嫂将“平安海区”理念带入千家万户。

  近5年来,全市各类海上纠纷下降46.5%,刑事案件下降41.3%,安全生产事故下降64.1%。

微信图片_20181122141905.jpg

  深化全科多能网络建设

微信图片_20181122141908.jpg

  不久前,岱山县东沙镇桥头社区第六网格辖区内的路面要进行改造,打算新铺雨水管道与附近店铺的管道相连,但遭到了居民们的“反对”。

  “当时居民的意思是,原有的管道年久失修,可能存在排水不畅的情况。”网格长刘彩银告诉记者,在“网格·家”讨论协商后,经过她的多方协调,最终,镇政府决定将原有的雨水管道也同步进行改造,及时消除了居民们的后顾之忧。

  网格便是家,这是东沙镇在岱山县率先开始的“全科网格”试点,依托社区活动中心、文化礼堂、闲置房屋、店铺等场地,在每个网格内建立一个“网格·家”。那里既是网格理事会、党支部、党小组的活动场所,也是网格员倾听群众呼声、回应群众期待、解决群众困难、调解群众矛盾的工作阵地和提供全程代办的窗口。

微信图片_20181122141910.jpg

  根据新时代基层治理的新要求,我市作为“网格化管理、组团式服务”的起源地,近年来全面深化全科网格建设,积极推进网格管理精细化、网格服务亲情化、信息应用智能化、参与主体多元化和经费保障制度化,打造了具有地域特色的“网格民情驿站”“网格点”和“网格·家”等特色网格品牌。 

  今年以来,全市通过网格发现上报的各类事件信息共101687条,处理101630件,事件处理率达到99.9%。 

  同时,我市将网格工作同构建社会心理服务体系相结合,建立多部门参与的社会心理服务工作机制,整合社会各方力量,加强对社会心理服务志愿者的培训工作,着力打造以专家协会为支撑、专业人士为骨干、志愿者为补充的专业化社会心理服务队伍。选建若干试点,创建网络医院,为偏远海岛地区精神障碍患者提供远程医疗服务。 

  目前,我市已建成县、乡、村三级心理服务点433个,组织心理服务活动1000余次,发放编印心理卫生核心知识手册10000册,全面提升群众的幸福感。

微信图片_20181122141913.jpg

  加快“互联网+”社会治理建设

微信图片_20181122141915.jpg

  打开手机微信小程序,把起诉状、身份证明、证据材料、委托代理等立案材料拍成图片上传提交。近日,舟山的一名律师在手机上为身处嵊泗县黄龙岛的当事人完成了立案申请,至此我市4个县区法院的“微法院”都有了案子。

微信图片_20181122141917.jpg

  移动微法院是我省大力推进互联网信息技术与法院审判工作深度融合的一项新举措,覆盖了从立案到执行的全流程。依托移动微法院,当事人不仅可以足不出户,甚至在出海捕鱼时也能动动手指在线完成诉讼活动,真正打通了司法便民的“最后一公里”。

微信图片_20181122141920.jpg

  依靠“互联网+”,加快推进政法领域“最多跑一次”改革,释放社会治理领域的新效能。目前在我市,不仅有“微法院”,还有在线矛盾纠纷多元化解平台(ODR平台)。
  今年3月底,遇到借贷纠纷的王女士通过ODR平台的手机客户端发起了在线调解申请。当天,她就接到了来自定海环南街道调解员何琪玲的电话。“整个调解过程,平台都会发短信告诉我调解进行到了哪一步,第二天对方就答应在期限内将钱还清。”如此高的效率,让王女士十分高兴。
  今年3月底,遇到借贷纠纷的王女士通过ODR平台的手机客户端发起了在线调解申请。当天,她就接到了来自定海环南街道调解员何琪玲的电话。“整个调解过程,平台都会发短信告诉我调解进行到了哪一步,第二天对方就答应在期限内将钱还清。”如此高的效率,让王女士十分高兴。
  以往的调解中双方必须都在场,各自都觉得自己在理,特别容易再次起冲突,“线上调解不管是哪一方,都是单独接触调解员,调解员能第一时间进行心理疏导、讲理说法,避免了双方碰面可能会导致的矛盾激化。”
  其实,ODR平台不仅是将线下的纠纷解决模式搬到线上,还从法律咨询、评估,向在线调解、在线仲裁、在线诉讼层层递进,使矛盾纠纷不断被过滤和分流,最大限度地先行化解纠纷,减少进入诉讼程序的案件。

微信图片_20181122141923.jpg



高层之声

严打“三强三霸”专项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