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平安舟山网 > 要闻 > 正文
法制日报头版报道我市海上枫桥经验
鱼山岛“连队化管理”管出和谐大工地

法制日报稿件配图.jpg

  图为民警为工人讲解“鱼山一卡通”使用方法。 罗海艇 摄

【引子】

  说到舟山,人们想到最多的是舟山渔场的大黄鱼小黄鱼。经过40年的改革开放,如果你仍把舟山定位在渔场,那就错了。目前,舟山吸引世人目光的,既不是全球第四大渔场,也不是旅游胜地普陀山,而是一个岛。这个岛正在建一超大项目。目前在岛上的,有数以万计的工人,在争分夺秒地施工。这么多人怎么管?矛盾如何排查?纠纷如何化解?舟山人信誓旦旦地说,创新大工地管理,发动群众,组织群众,打造“枫桥经验”深化版。

  □ 法制日报赴浙江采访组

  记者要去的岛,叫“鱼山岛”,隶属浙江省舟山市岱山县。

  4月11日早上,风和日丽。从舟山本岛乘船,向北到鱼山岛,约一个小时航程。沿途山岛竦峙,百舸争流,风光无限。

  船还没有靠岸,远远已能望见彩旗飘扬,人头攒动。一块竖在半山腰的巨大展板格外醒目,上书两行红色大字“连队+科技,打造鱼山安全文明岛”。

连长·排长·班长

  船刚靠岸,记者就被一只大手牢牢握紧拉上了岸。拉记者上岸的是岱山县公安局政治处主任黄成达,脸色黝黑的他一边擦汗一边热情地说:“欢迎记者同志!”

  岛,并不大。站在高处,四个方向都能望到边,但整个岛作为一个工地,那可就壮观了。极目望去,但见尘土飞扬,塔吊林立,机械轰鸣。

  工地上的劳动大军更为壮观。眼下是2.1万人,下个月就会到3万人,高峰时将达到五六万人。

  “这么多人,咋管?”记者问。

  “传统警务模式肯定不行!我们创造了连队化+科技化管理模式。”黄成达一边说,一边指了指身边一位个头不高、浓眉大眼、风纪扣扣得很严实的小伙子,“具体情况问他,他是2015年第一批上岛的。”

  这位青年警官名叫郑凡潞,鱼山警务站指导员,曾被评为“全国优秀人民警察”。郑凡潞说:“我们就一个思路:发动群众,依靠群众。几万人的工地,如果大小问题都等百十号警务人员解决,增加三百警力也不够。”

  怎样发动群众,依靠群众?郑凡潞说,发动群众的前提是把每一位上岛的人编入一个类军事化组织,进连、进排、进班,实行类军事化管理。

  说话间,车开到了“大昌建设集团”驻地。院子,是板房围起来的。院内正对大门口的一扇门的门楣处,上下并排挂着两块长方形牌牌,上面紫色字写的是“排长室”,下面黑色字写的是“项目副经理”。

  听到喧闹声,一位穿着土黄色工服、戴着眼镜的中年男子踱出了排长室。他叫胡文苗,是大昌集团爆破公司副总经理。“在公司我是经理,在连队我是排长。”胡文苗自我介绍。

  记者注意到,排长室的隔壁就是“连队矛盾纠纷调解室”。

  郑凡潞介绍,进驻鱼山岛的公司,第一件事儿就是到警务站接受“连队化”培训。中标单位负责人为连长,分包单位负责人为排长,施工队负责人为班长,各宿舍设寝室长。

  连队化管理的好处是层级清楚:出了问题找班长,班长不行找排长,排长不行找连长。这样能确保“小事不出连,大事不出岛”。

  郑凡潞讲了一个故事:2017年12月2日,警务站接到报案,某工地26吨钢筋丢失。经调阅监控录像,3小时后,警察找到“嫌疑人”。但对这批钢筋的归属双方争执不下。班长来了,搞不清。排长来了,说不清。警务站最后找来连长。48连连长施晓峰、35连连长柴伟贤到现场直接核对信息,终于弄清楚误会出在哪儿。矛盾迎刃而解。而在过去,中标单位、分包单位、施工队,都有经理副经理,工人不知道给谁干活,工人之间发生矛盾也不知找谁处理。

  “连排班建制,层级清晰,归属明确。不管哪一级人员出了事儿,都可以快速找到他的上级。”黄成达介绍,目前岛内226家单位2.1万人,被编成129个连、353个排、695个班。

帽贴·门贴·床贴

  来自四面八方的数万名工人,操着各地方言。即便每个人都被编入连排班,但如果两个陌生人在工地发生纠纷,怎么知道对方是谁?

  “这个容易。”胡文苗微笑着摘下工帽,工帽后面有一个“帽贴”,上面印着三行字:大昌建设集团、胡文苗、000122。原来,工地上每个工人都有这样一个帽贴,帽贴上印有统一编号。

  识别工人身份除了帽贴,还有“门贴”“床贴”。

  出了大昌集团院门左转,是职工宿舍区。在“湖底13幢”108号宿舍门口,记者看到,宿舍门上有一块半米见方的“门贴”。门贴大字标注“三连一排(大昌建设集团)”,大字下面是4个入住员工的床号、姓名和二维码。

  警务人员通过专用APP扫描3床陈某迁的二维码,陈的照片、姓名、身份证号、所属单位、居住地址、手机电话、就医记录、处罚记录一目了然。就连陈某迁此前曾在14幢406居住的信息也有记载。

  记者特别留意到,陈某迁所属连队为:3连4排1班。

  这些信息是工人上岛后第一时间采集的。

  推开108号宿舍门,里面摆有4张上下床。住人的4张床,床头均贴有黄色“床贴”,内容和大门上的一致:床号、姓名、二维码。

  “目前,工地上的9200多间寝室,都和这里一样,安装了统一的门贴、床贴。”黄成达介绍,警务站有19名专职流动人口协管员,每日都在核查人口信息,一周就要核查一遍。

  去鱼山警务站的路上,记者发现,来往穿梭的大小施工车辆,都安装了车顶标识,标注着施工单位的名称,就像城里的出租车。“统一各连队车顶标识,也是连队化管理的内容之一。这样做有利于杜绝泥头车的出现,一旦发生交通事故,能够迅速锁定事主,防止肇事逃逸。”郑凡潞介绍。

人防·技防·联防

  在鱼山岛,记者没有看到一栋永久建筑,全是简易板房。警务站用的也是简易板房。蓝底白字的“岱山县公安局鱼山警务站”几个字,在午前的阳光下格外醒目。

  “不管几万人在岛上,谁来了、干什么的、何时离开的,警务站都清清楚楚。”郑凡潞边说边把记者带进“办证室”。办证室大概30平方米左右,3名警员一字排开坐在办公桌后面,面向门口。每人面前一台电脑,一个指纹仪。房间的另一半儿是照相处。

  来办证的人不多,只有两三个人,几乎不用排队。正在办证的,是一位来自河南巩义的大个子工人,和警察对话时眼神怯怯的,憨憨地笑。但他旁边的“小个子”谈笑风生,估计是这里的常客。于是,记者和他攀谈起来。

  “小个子”是个热心人,他来这里就是为了给刚上岛的“大个子”领路,二人并不认识。从“小个子”的帽贴上,记者一下子就掌握了他的基本信息:宁波天翼公司、周正祥、编号047450。

  “我就是班长,是宁波天翼在岛上的负责人。对岛上的规矩太熟悉了。”周班长语速极快,“进岛三天之内必须办证。不办证寸步难行。进来了你也出不去。”他说的“证”,是指“鱼山建设基地通行证”,外观像身份证,内存持证人的身份、单位、联系方式等信息。

  “如果我捡到一个,不就可以出去了吗?”

  “那也不行。进出岛除了通行证,还要通过指纹识别或人脸识别。”

  这几句话让记者想起刚登岛时,码头上的公告牌《鱼山岛入岛须知》。第一条即载明:“入岛人员须经安全培训合格后,持本人身份证办理鱼山建设基地通行证方可入岛。”

  郑凡潞告诉记者,严格的通行证管理让他们成功抓获8名网上追逃人员。

  “人员底数摸清了,局面就能有效控制。一旦发生矛盾纠纷,发动连排班长参与调处就方便多了。”郑凡潞说。

  中午时分,在警务站门口,记者见到了中交三航公司安全员朱法鹏。朱法鹏介绍说,过去,即使在自家工地,也不可能叫出所有工人名字,也不可能知道他的上级是谁。现在好了,有了连队化管理,有了帽子上的“安全贴”,一下子就能搞清楚了。

  朱法鹏回忆,一次在自家工地上巡视,发现两名工人因为钢筋堆放发生争执。朱法鹏迅即打电话叫来排长(分包单位负责人),排长叫来班长,很快就平息了。朱法鹏说:“我不可能认识工地上所有工人。我只要认识排长就可以了,排长再找班长,很顺畅。”

  通过“连队化+科技化”管理模式,鱼山工地外来人员登记率达100%,至今未发生一起重大刑事治安案件,3500多辆车未发生一起严重交通事故。

  临行前,再次回望工地,黄成达掩饰不住内心喜悦:“超大工地军事化管理,我们在其他工地也尝试了。灵!”


  记者手记

  诸暨枫桥镇,是中国陆上风光最秀丽的乡镇之一。

  舟山有千岛,是中国海上风光最壮美的群岛之一。

  早年,“枫桥经验”随着毛泽东同志的批示,向东,自大陆传到海上舟山。它所蕴含的“自治”“共治”理念,在群岛生根发芽,衍生发展“三调联动”等机制,普惠渔事海事纠纷化解,更培育出了“连队化+科技化”“渔嫂禁毒队”“物业+治安”这些群众性管理新品牌,形成了“海上枫桥经验”。

  “海上枫桥”的名片,是“娘舅船”和“海上老娘舅”。在海上就地调解纠纷的船被称为“娘舅船”,“娘舅船”上有威望的船老大被称为“海上老娘舅”。

  清明过后,记者来到舟山采访“海上老娘舅”,却被告知:现在是汛期,是捕捞的大好季节。船,都出海了……记者颇感失望。

  当时,记者与舟山市委常委、市公安局局长魏明有过一段对话:

  “记者同志,‘枫桥经验’的精髓是什么?”魏明问。

  “依靠群众,发动群众,就地化解纠纷,矛盾不上交。”记者脱口而出。

  “对,在舟山,能够体现这个精神的,不只老娘舅。”

  “还有哪儿?

  “你到鱼山岛看看,会有收获。”

  鱼山岛采访归来,记者与魏明又有一段对话。

  魏明:记者同志,有何感受?

  记者:“‘枫桥经验’的精神是依靠群众,发动群众。现在的群众和过去不同了。过去的群众都是本乡本地的熟人。现在的群众则可能是来自四面八方的陌生人。”

  “对!”魏明深表认同。

  记者:“现在的矛盾和过去的矛盾不同了,纠纷也不同了。”

  魏明:“是啊,新时代了。群众不同了,矛盾纠纷也不同了。发动群众、组织群众的方式方法就要创新。”

  记者:“你提出连队化管理,就是创新。有效发动群众、组织群众、依靠群众,实现了小事不出连,大事不出岛。是‘海上枫桥经验’!”

  魏明握住记者的手:“对,这就是新时代‘枫桥经验’的深化。”

微信图片_20180419145347.jpg


20180419145210.jpg


高层之声

严打“三强三霸”专项行动